All archives    Admin

11-<< 2017-12-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12.18 (Fri)

第三夜 雪花

“你,知道死是什么滋味吗"黑夜的黑把一切干净的不干净都掩盖了。
“老师!老师!你看这个。”少女快乐的叫着献宝似的把手里的东西给黑沙发上的男人看,男人摸了摸那孩子的头。
“看,这个要这样调哦。”高脚水晶杯被倒入被称为皇后的Chateau Lafite ,血红的酒液在这个暗室里绽放出花朵的醇香。然后又对着空中晃了晃将一包雪白的粉末撒进,再加入ROYELBLUE墨水。
“最关键的是这个哦”高脚杯被抵在跪在地上的男人的脖子上,开刃的杯口划开了皮肤,鲜红的血流入杯中,男人抖个不停。
满满的一杯,晃动后呈现和这无尽的夜一样的漆黑。“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少女一下子变成了修罗,“就是把别人推进炼狱的但是还在这世界上恬不知耻的活着的!”
“请原谅我吧,请。。。原谅。。。我”男人抖得跟筛子似得已经泣不成声了。
“不,下辈子你变成猫我也要用高跟鞋把你脑袋踩扁哦”骇人听闻的话从那张脸讲出来比从凶狠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更加可怕。
男人绝望哭嚎声在夜空中回荡,黑色的房车里银发的男人和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在玩翻手绳。“老师,我家三少爷和白羽小姐真配啊,要是能成一对就好了·”
“我不想她粘到一点暗的气息”
"那她同时也看不见星星“少女看着即将破晓的天际。

曲谱铺了一地,吉他在毛毯上微微的震动。“哥,你电话响了!快接啊”浅川泪从毛毯下钻了出来在身上的谱纸,吉他,零食散落了一地。
“你习惯拿着自己震动的手机叫别人接电话吗?”浅川类刚从浴室出来,脖子上挂着浴巾,头发上闪闪发光的是未干的水珠。
“哥。你这样子要被那群女人见了一定会尖叫到东京塔倒塌的。是葵的短信呢!”看着弟弟埋在垃圾堆里对自己挥手机,类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灰暗了很多
“你觉得她们可怕吗?”
“嗯!她们简直就是一堆尖叫盒子”
“她们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女人不是被我们二哥娶回家了吗?”
"那是!那你决定什么时候娶天使回来拯救下我们呢,虽然跟着魔王日子其实过得也很不错,但是总想家里能有天使一样的女性啊。”泪把用来盖脸的杂志递给哥哥类
封面的白和封底的黑相得益彰,白的一面正好是类和白羽的合影“你就叫小葵好好治愈你吧,实在不行就叫红叶把你卸了然后叫他哥把你再拼上。”抽走杂志后把毛巾盖在泪的头上。“你还是安息吧”
“白羽小姐的电话你真的不想要吗?”还不死心的弟弟顶着毛巾四处摸着。
类笑着打开泪手机的电话本把蓝牙对准自己手上的手机“我啊!一点都不想要呢!“


"白羽,浅川类真人帅吗?要是能和他那么靠着我的心会从喉咙跳出来的!”
“LAVE男人都好帅啊,主音虽然是死会可是还是看一眼都让人喜欢的心痛呢,能争取的就只有类了”
“说是实力BANK,但长成那个样子想不叫偶像都不行了呢”
“夜明美的叫我们身为女生的都妒忌呢”
女生们围在白羽的身边讲个不停,自从这期的慈善杂志发售开始白羽就饱受了一批又一批LAVE FANCE的询问。因为LAVE的发布会每年少的屈指可数,团员的私生活想被知道的才会公布不想公开的就只能由歌迷们以传闻的形式自由幻想,什么主音绯绡其实是吸血贵族(因为没见过他真正的一面),比女人还秀美的夜明其实是一个人能打17个的杀手(夜明对喘气之外的活动都觉得很累),类是某国翘家的王子(要是他知道自己真有这么笔财产他估计就找个地方烧钱等死了),泪是能知晓一切的灵媒(其实他是怕黑怕冷常迷路还喜欢马后炮)。于是当知道自己的同学居然和那个神秘的乐队合作了的时候女生们都疯狂了。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对人很和气。”白羽微笑着倾听朋友们的唧唧咋咋,那个组合应该是一家人吧听见他们互称哥弟的,那天散场后老幺浅川泪还偷偷的向自己要了电话号码。于他那略显敏感质美感的外表不符的拥有孩子气举动让她想到有点莞尔。那一家似乎都很可爱,特别是,那天类的SOLO,那样的技巧不像是当今一般流行乐手对乐器驾驭的浅薄,已经可以到达殿堂级的演奏技巧却不拘泥于在经典上,别人引以为傲的东西他倒并不在意,看得出他享受着的并不是名利而是音乐。
“对了白羽下星期去教会孤儿院的活动你去吗?”班长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
"会去的。”白羽每星期都去孤儿院做资助教学,其实除了希望能为小朋友们带来些爱也想空太能尝试和孩子们接触。空太是白羽三哥的养子因为痛苦的回忆所以忘记了言语拒绝与家人以外的人沟通,对此大家都费劲心思想那孩子能放下那他承受不了的悲伤。
18:27  |  无瑕的恋人  |  TB(0)  |  CM(0)  |  EDIT  |  Top↑

2009'12.18 (Fri)

第二夜 月光

圣诞将近满街的灯饰将街道点亮了,天空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你买了圣诞礼物了吗”
“没有”
"太好了。哥,今年给我买那个吧,那个。”
“WHAT?”
一个急转弯,类把车速减慢了,因为弟弟泪不停的为圣诞礼物的问题嚷了一路,他彻底崩溃了。

“你想在圣诞之前把我消灭了吗?”泪拉紧安全带
“不,是为了在圣诞前我们不会一起被消灭”类嘴角浮起笑意
助手NIE在约好的摄影室楼下狠命的搓着手。这一家子出了老三夜明会好好准时开工之外其他都是穿越的大神据说始祖师他们的母上。平时等个把小时都算少的了,夏天还好,在这样下雪的晚上实在是有点受不了。
看见黑色的DOGE出现在视线中,NIE几乎想欢呼,这群小祖宗总于到齐了。
“都是因为哥哥!”浅川泪赌气的拉着外套的领子冲了过来。
被点名的类笑着停好了车也笑着走了过来,从上衣口袋里变出一罐咖啡抛向了NIE,接到手上还是热的呢。
镁光灯,反光板,化妆,摄影,服指一堆人混乱的走来走去,“小祖宗们赶紧换衣服,化妆,化妆这边”“来啦,绯绡到你了”
“繁夏!冬莳!我好冷啊”主音浅川绯绡一身火红的低V领毛衣冲了过来好像一团火焰。
烟熏的眼影内陷的黑眼线,轻挑的眉毛轻蔑却甜蜜的笑只要不听他那六本木怪叔叔的语气喊出出的埋怨,他整个人像从炼狱来倾倒人间的恶魔。
“给我好好干活”一只带着黑曜镯子的白皙小手一把把绯绡整个人拖了过去,那手的主人穿着血红的丝缎配黑蕾丝的西式和服。黛黑色的烟熏妆容显得略发苍白的脸上五官精致的不像活人,一头黑的犹如永夜一样的长发上簪着一朵焦骨牡丹。
那是绯绡的未婚妻,源家的姬君红叶,作为皇室的代表,源氏一族似乎有着比表面看起来更多的力量,这位美人也有着和她表象不符的武力。
绯绡在黑天鹅绒的背景下伸出右手抚着他恋人的脸颊,珍爱的像看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这样的一对儿似乎要把看他们的人灼伤燃尽了般的耀眼。
“二嫂也来了,他们两个是要把今年的慈善义刊烧了吗?”泪一边被化妆师上妆一边用眼角瞄向那从炼狱来的情侣。
“为什么你的是黑色的啊?”类帮自己整理好月白色的披肩,环视在场的组员,泪是黑色的,夜明也穿着黑色的雪纺衬衣在和人聊天,之前接到通告时说是双人照的结果现在他还没看到自己的拍档。难道是别的组合的人吗?他巡视着
“浅川类麻烦过来一下”摄影师喊了类一声。类应声走了过去
“给你介绍下你今天的拍档,是我们这次慈善活动的发起人也是总负责人。”总监一挥手,类的眼前亮了起来。
“你好,我是织田白羽,今天请多多指教”柔白仿佛罩着蒙光的葇薏伸向了他。月白的及膝纱丽上面绘绣着佛经中的梵花如果源红叶是黑那么她就是白,珍珠色的眼影深邃的眼睛,蔷薇色的唇上波澜一样清浅的笑。她像是恒河上空涤清人世的月亮。
“是我的荣幸”类有握住了那只手,微凉的手指轻轻的牵着。
“请过来这边,准备了”场记叫唤着
匆忙中,类就这么牵着白羽的手走了过去,忽然觉得后面一阵强光,于是伸手挡着眼睛回头望向了后面。正好白羽也回头看着后方。
“好,太好了了,就这样别动,别动,再来一张”摄影师的闪光灯不停的闪着。
“你的钢琴应该弹得很好吧?”白羽的目光注视着镁光灯下少年那张雕塑样俊美的脸那是造物的恩赐
”嗯?”
“看的你手指就知道”白羽的视线看向类那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
类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还牵着白羽的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放开了。
“是学过的,但没有你弹得好。上次联欢会上的FLY ME TO THE MOON让我仿佛看到了月亮"少年的的唇显出一轮美好的弧线
“那是被哥哥拜托去的,献丑了”白羽也笑了起来。
“那你是怀疑我的欣赏能力?"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白羽愣了一下,“真是个可爱的人”类的笑意更浓了。
化妆师过来补妆,场计挥手示意他们下一个场景。皑皑的雪地背景中一架玻璃制作的三角钢琴房在正中。
“类,你去用那个随便弹个什么吧,白羽小姐请靠在他身边就可以了”摄影师指挥他们走位

"愿为君一曲,请君倾耳听”类调试着琴键
“是”白羽轻轻的靠近类坐下
“再近一点,近一点”摄影师吩咐两人
“请把眼睛闭上好吗”类小声的告诉白羽
白羽闻言闭上了眼睛,
“你的名字 一直徘徊在我心里
我的思念 却以无法向你传递
远方的你 那惹人怜爱的面容
浮现夜空 即使我将双眼紧闭
曾与你欢笑 安宁往日的回忆
如今在心里 依旧温暖如往昔
这束月光 镶嵌在蓝色的夜里
仿佛照亮 那往日时光的美丽”略为沙哑温柔的声音低吟着,有点哀伤的调子似乎是在描绘着失去的美好,似乎有沉溺人的魔力,白羽的头靠在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方向,黑暗中并没有寂寞的感伤,只是微微的心绪有了莫名的不一样。

18:24  |  无瑕的恋人  |  TB(0)  |  CM(0)  |  EDIT  |  Top↑

2009'12.18 (Fri)

第二夜 月光

圣诞将近满街的灯饰将街道点亮了,天空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你买了圣诞礼物了吗”
“没有”
"太好了。哥,今年给我买那个吧,那个。”
“WHAT?”
一个急转弯,类把车速减慢了,因为弟弟泪不停的为圣诞礼物的问题嚷了一路,他彻底崩溃了。

“你想在圣诞之前把我消灭了吗?”泪拉紧安全带
“不,是为了在圣诞前我们不会一起被消灭”类嘴角浮起笑意
助手NIE在约好的摄影室楼下狠命的搓着手。这一家子出了老三夜明会好好准时开工之外其他都是穿越的大神据说始祖师他们的母上。平时等个把小时都算少的了,夏天还好,在这样下雪的晚上实在是有点受不了。
看见黑色的DOGE出现在视线中,NIE几乎想欢呼,这群小祖宗总于到齐了。
“都是因为哥哥!”浅川泪赌气的拉着外套的领子冲了过来。
被点名的类笑着停好了车也笑着走了过来,从上衣口袋里变出一罐咖啡抛向了NIE,接到手上还是热的呢。
镁光灯,反光板,化妆,摄影,服指一堆人混乱的走来走去,“小祖宗们赶紧换衣服,化妆,化妆这边”“来啦,绯绡到你了”
“繁夏!冬莳!我好冷啊”主音浅川绯绡一身火红的低V领毛衣冲了过来好像一团火焰。
烟熏的眼影内陷的黑眼线,轻挑的眉毛轻蔑却甜蜜的笑只要不听他那六本木怪叔叔的语气喊出出的埋怨,他整个人像从炼狱来倾倒人间的恶魔。
“给我好好干活”一只带着黑曜镯子的白皙小手一把把绯绡整个人拖了过去,那手的主人穿着血红的丝缎配黑蕾丝的西式和服。黛黑色的烟熏妆容显得略发苍白的脸上五官精致的不像活人,一头黑的犹如永夜一样的长发上簪着一朵焦骨牡丹。
那是绯绡的未婚妻,源家的姬君红叶,作为皇室的代表,源氏一族似乎有着比表面看起来更多的力量,这位美人也有着和她表象不符的武力。
绯绡在黑天鹅绒的背景下伸出右手抚着他恋人的脸颊,珍爱的像看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这样的一对儿似乎要把看他们的人灼伤燃尽了般的耀眼。
“二嫂也来了,他们两个是要把今年的慈善义刊烧了吗?”泪一边被化妆师上妆一边用眼角瞄向那从炼狱来的情侣。
“为什么你的是黑色的啊?”类帮自己整理好月白色的披肩,环视在场的组员,泪是黑色的,夜明也穿着黑色的雪纺衬衣在和人聊天,之前接到通告时说是双人照的结果现在他还没看到自己的拍档。难道是别的组合的人吗?他巡视着
“浅川类麻烦过来一下”摄影师喊了类一声。类应声走了过去
“给你介绍下你今天的拍档,是我们这次慈善活动的发起人也是总负责人。”总监一挥手,类的眼前亮了起来。
“你好,我是织田白羽,今天请多多指教”柔白仿佛罩着蒙光的葇薏伸向了他。月白的及膝纱丽上面绘绣着佛经中的梵花如果源红叶是黑那么她就是白,珍珠色的眼影深邃的眼睛,蔷薇色的唇上波澜一样清浅的笑。她像是恒河上空涤清人世的月亮。
“是我的荣幸”类有握住了那只手,微凉的手指轻轻的牵着。
“请过来这边,准备了”场记叫唤着
匆忙中,类就这么牵着白羽的手走了过去,忽然觉得后面一阵强光,于是伸手挡着眼睛回头望向了后面。正好白羽也回头看着后方。
“好,太好了了,就这样别动,别动,再来一张”摄影师的闪光灯不停的闪着。
“你的钢琴应该弹得很好吧?”白羽的目光注视着镁光灯下少年那张雕塑样俊美的脸那是造物的恩赐
”嗯?”
“看的你手指就知道”白羽的视线看向类那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
类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还牵着白羽的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放开了。
“是学过的,但没有你弹得好。上次联欢会上的FLY ME TO THE MOON让我仿佛看到了月亮"少年的的唇显出一轮美好的弧线
“那是被哥哥拜托去的,献丑了”白羽也笑了起来。
“那你是怀疑我的欣赏能力?"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白羽愣了一下,“真是个可爱的人”类的笑意更浓了。
化妆师过来补妆,场计挥手示意他们下一个场景。皑皑的雪地背景中一架玻璃制作的三角钢琴房在正中。
“类,你去用那个随便弹个什么吧,白羽小姐请靠在他身边就可以了”摄影师指挥他们走位

"愿为君一曲,请君倾耳听”类调试着琴键
“是”白羽轻轻的靠近类坐下
“再近一点,近一点”摄影师吩咐两人
“请把眼睛闭上好吗”类小声的告诉白羽
白羽闻言闭上了眼睛,
“你的名字 一直徘徊在我心里
我的思念 却以无法向你传递
远方的你 那惹人怜爱的面容
浮现夜空 即使我将双眼紧闭
曾与你欢笑 安宁往日的回忆
如今在心里 依旧温暖如往昔
这束月光 镶嵌在蓝色的夜里
仿佛照亮 那往日时光的美丽”略为沙哑温柔的声音低吟着,有点哀伤的调子似乎是在描绘着失去的美好,似乎有沉溺人的魔力,白羽的头靠在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方向,黑暗中并没有寂寞的感伤,只是微微的心绪有了莫名的不一样。

18:24  |  无瑕的恋人  |  TB(0)  |  CM(0)  |  EDIT  |  Top↑
 | BLOG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