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Admin

11-<< 2017-12-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0'03.05 (Fri)

一堆笨蛋在一起干出的超越笨的极限的事情

"锦里开芳宴,兰红艳早年。 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 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 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少年摇着绘有牡丹的纸扇仿佛是将目光从熙攘的街景转向皎洁的盈月实际上是给对面画楼上攒着金步摇的小姐们送了一个媚眼,惹来了私语连绵。那男子真好看,一双上翘的丹凤眼万般的风情全在眉头眼梢上展现,让偷眼看他的姑娘们染红了脸。
"登 徒 浪 子”同桌的男子一袭白衣盛雪,染上了月亮的余光。手里拿着酒杯,深邃的眼睛藏着笑意。
那凤眼少年非但没恼“唰”一声合起扇子笑道“施主。我只是雅俗共赏罢了。”
“雅的?”坐在上座一直忙着剥荔枝的少年忽然歪着头看向凤眼少年。
“月亮。”凤眼少年夺过他刚剥好的荔枝放进嘴里。
“那俗的呢?”少年继续剥第二颗。
“姑娘!”模糊不清的词语全因为还有一颗荔枝在口中。
“哈哈哈。。你果然是登徒子,我哥哥跟你哥哥都没说错”剥荔枝的少年放下荔枝一边捶打凤眼少年一边笑倒在他身上。
“小葵,你哥哥那是妒忌”凤眼少年装出生起的样子。
“那冬莳哥呢,那可是你哥哥。”叫做葵的少年望向了白衣男子。
“他那更是妒忌”凤眼少年的眼梢拂过一丝狡猾。
“妒忌你什么?”葵忽闪着大眼睛。
“妒忌我呀,不告诉你。反正你看他茕茕独立的样子”
“那是冬莳哥哥没找到心上人,他长得那么好,要是他说喜欢我,我一定跟他走”葵递给冬莳一颗剥好的荔枝。
"谢谢”冬莳浅笑着结果,大眼去瞧自己的弟弟“蘩夏,这可是葵自己说的哦”
“你们都欺负我,最可怜的就是我”凤眼少年扇子一丢向其他二人扑了上来。
看着隔着桌子表演的“你最讨厌了”跟“你来追我呀”戏码的冬莳顿时觉得之前就决定包起这家店的做法是明智的。“不知道官府会不会把他们两个抓走”的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嘶嘶”的马吠声夹杂着人的叫喊声,一对人马硬是在插针都难的人群中闯撞着。“武大人出巡众人回避~”肃清声根本就被埋没在了声海里。左躲右闪的人群跟被挤的七零八落的小商贩一时之间李冬莳找到了比自己弟弟还让人头痛的人。
“哦,今天武冬瓜真威风呢,我要去欢乐一下他”蘩夏扒着扶栏看见带头的枣红马上的来人眼睛都亮了。太学监没人不知道,琅琊王李蘩夏的邪恶性格跟他的美貌一样让人见过一次这辈子都别想轻易忘了。曾经说出过“金吾卫不是打更的吗?"这种差点没把太子气吐血的话也只有他。
话音刚落,他掠过桌面上刚买来本来打算逛灯会的昆仑奴面具,脚一点地,像似一抹幽蓝的浮纱扬起隐入了人群。
“为什么我要是这家伙的哥哥呀”冬莳棱角分明的五官难受的扭曲在了一起,手中似乎还有刚才触及蘩夏袖边的触觉。他不容多想的追了下去。留下“咯咯咯”倚在栏上等看戏的葵。只见葵起身戴好面具,拿起冬莳留下的一个侧身也没入人海。
“蘩夏。。”冬莳不停的在混乱的人群中寻找着弟弟的身影,他眼睛深邃迷人犹如不可见底的海洋,但其实能见度一点不好特别是在这种灯火摇曳的地方似乎每个人都出现了重复的景象,怎么办,只能凭借弟弟衣服的颜色来锁定的。幸亏蘩夏穿的蔚青是京中织造专有的方子,平日里能染出这么纯粹的蓝是不可能的,因为那里面加了孔雀胆,剧毒之物做了引子,以生命为赌注炼出那样无邪的蓝。说时迟那时快,以前一缕蓝色略过,凭借着多年练就的擒拿本事,冬莳快的似乎没有动作的扣住对方的手腕。四周人群拥挤不堪,冬莳脚下凌空一点,拉着那个被擒住的蔚蓝落到了房顶。“蘩夏你闹过了没啊。”脾气一向不差的哥哥发火了闷闷的撂下了一句。
“公子,你找错人了”一把轻灵的女声从昆仑奴的面具下传出。此时冬莳也发现自己掌中的手腕是那么的柔滑纤细。“抓错人啦”几个大字在他的脑中出现。
“姑娘,真对不起,在下唐突了”冬莳的眉毛拧得更紧了,不久之前他笑蘩夏是登徒浪子那他现在干的又是什么呢在上元之夜硬拉住一个姑娘的手把对方拖上房顶。连忙松开了对方的手。
"扑哧”一声对方反倒笑了。“您是把恋人丢了吗?看您像丢了魂儿一样”为了让他不再尴尬话语里满是打趣。
“并不是的,是我的。。。”冬莳没说完不远处传来了巨响。
“这个笨蛋”他提身欲追过去,回头看了那女子一眼,迟疑了一下,“小姐,得罪了”栏腰扛起了女子一个飞身走房檐过去了。
如此近的观察,不禁发现这个有点莽撞但不失礼数的男人真的张了一身好皮相,棱角分明的五官有点严肃但是上翘的嘴角却又奇妙的柔和了起来。一身素白翩翩若羽衣,添上这绝佳的轻功真个好似云中鹤了。此时的他看起来估计是少见的焦头烂额,忍不住忽然觉得他可爱起来。想着想着隔着面具的脸热了开了,还好那心急如焚的男子看不见这悄然而来的一切。
冬莳重半空俯瞰到自己弟弟正用他那临窗画牡丹的素手扳断了武大人坐骑的后腿。那可怜的畜生倒在了地上,当然一起倒下的还有骑在上面的人。现场乱成了一锅粥,侍从上前照看主人的伤势。丢脸丢到了了姥姥家的武大人拔出了随身的配剑盲目的空砍,眼下就刀口就要就到一个慌乱逃窜少年的臂上,因为身材不足量连着脖子的半个肩膀就在刀锋所向之处。“抱歉”她只觉听耳间低咛忽觉得肘间一凉,挽纱被冬莳抽出,水袖般一挽,牵住了去向少年的刀。贡绢此时被内力绷得丝毫不输铁索钢链,挥刀人此刻动弹不得,再三蛮力也不能为。气似乎是去了些回复理智丢开手中的刀。转头看向了那蔚色挽纱的源头。只见月下一白衣少年风姿犹胜梨花吹雪手中右手怀抱着一个蓝衣少女,慌乱中,面具不知何处去了,那比幽昙更皎洁的脸庞惊魂未定。
“哥,你成功了”在一片鸦雀无声中一抹湛蓝跃然眼前,来者正是狐狸眼少年一直被追捕的元凶李蘩夏。他丝毫看不见他兄长牙齿咬得吱吱作响的声音。
“原来是广成王跟琅琊王啊,好兴致啊。”武辉正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一副刚才根不是他的表情。但是眼里的恨意倒是一点没有隐藏。
“哪里,之前的虎戏(上元节的表演节目)看得技痒大人也想与民同乐一下?”蘩夏眯起了他的丹凤眼,让人感觉寒意逼近。
“敢问大人上元佳节携兵卫深夜入城所谓何事”冬莳收回挽纱,垂目看着对方,似乎那是地上枉然的蝼蚁。
“看灯”武大人憋了半天想说出了这样一句。
“那是难不成告诉哥哥,他是来跟皇后里应外合闯宫的吗?”蘩夏的话让那位本来就安奈不住了的大人像被踩中尾巴的猫,炸毛了。
“不得妄语。武大人天色不早了。是打算回去了吧”冬莳将挽纱换给了它原来的主人,任凭那人莫名的看着这一切但他全程没有看愣在当场的武辉正一眼。
“回府”武大人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留下还倒在地上喘粗气的枣红快马转骑另一匹如同其来时般闯撞着离去了。
“小姐!”人群中挤出一个小小的身影,向着房檐上的冬莳大叫。“呀,娄香”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今晚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在下真是死不足惜”他一扶那女子的腰身旋即落在了刚才叫唤之人的面前。
“你是谁!”那叫娄香的丫鬟大声的问他,还好这张好皮相让他不至于像是劫了她家小姐去的恶人所以没被直接呼叫救命。
“在下李冬莳,今晚为寻舍弟得罪了。”冬莳抱拳行了个礼。
07:32  |  未分类  |  TB(0)  |  CM(0)  |  EDIT  |  Top↑

Comment

留言:を投稿する


 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

▲PageTop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lunariver.blog124.fc2blog.us/tb.php/34-06342534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PageTop

 | BLOGTOP |